※ 鶴丸國永 x 鳴狐,就兩個短短的段子。

 

 

 

 

 

  鳴狐沒有料想到這三更半夜也會有人醒來,並沒有戴著他一貫的黑色面具,在鶴丸走近自己時只能慌亂地將運動外套的領口拉到頭上,只露出雙眼出來。

 

  在淺淺月光下看著對方的鶴丸忍不住發出爽朗的笑聲:「那是什麼造型啊!像是無臉男之流的模樣。」

 

  鳴狐被他笑得有些憋屈,只能望向庭院,湖畔漂著櫻花花瓣,是今早才盛開的花樹。對身為刀劍的他們來說,無法辨別溫度,只能從週圍景色的變化又或審神者衣著上的改變來區別節氣。

 

  「真難得看你的小夥伴不在身邊啊。如果不充分睡眠的話,明天的出陣可是會狀態不佳喔?」

 

  鳴狐看了眼分明也是熬夜不眠的傢伙。

 

  「哈哈哈,老人家總是淺眠的嘛。」

 

  「唔……」

 

  鶴丸肆意坐到他的身側,仰望起夜空中的三日月,即使是渾然天成的月色,卻絲毫比不上他們那作為天下五劍之一的夥伴。

 

  不知時間過去多久,鳴狐忍不住喃喃說:「戰鬥是什麽呢?」

 

  「哎呀,確實是很難解的問題呢!雖然保有人類的姿態,我們依然是刀;既然是武器的話,只要全心全意效忠現在的主子就行了。」

 

  聞言,鳴狐偏過頭看向鶴丸,他鬆開了緊抓著外套的手,向來隱藏的面容袒露出來也不自覺。

 

  而鶴丸並沒有注意他的動靜,沉浸在夜色之中,月光、又或是湖面的波光粼粼,讓鶴丸銀白的髮絲也閃爍星辰般的光輝。

 

  「『本來的我』肯定還待在暗無天日的屋子裡頭,與眾多收藏品相擠在一塊。雖然不必擔心被人類粗暴地挖掘出來,卻是無趣得讓人恨不得化作熔爐裡的殘渣呢!現在卻能夠待在這裡,每天都充滿驚喜的愉悅。甚至還遇見了你——」

 

  比起收成的稻穗還要金黃燦燦的雙眼將視線望向鳴狐,「我很幸福喔。為此而回報賦予我這一切的主人,就是我向敵人舉起刀刃的意義。」

 

 

 

 

 

 ※

 

 

 

 

 

  向來伴隨他身側的狐狸此時安分地趴在鶴丸的腿上,任由對方順著牠的毛,總是被同伴說是吵嘈的孩子,卻每每會被這個也經常將本丸惹得鬧騰的男人輕易馴服住。

 

  明明一直陪在身邊的是我。鳴狐不由得吃醋起來,但眼下不是處理這種孩子氣情緒的時候了。

 

  正因為鶴丸的另一側,可是將鳴狐緊緊擁著。

 

  追究事情緣由起來,是鶴丸趁著他將注意力都放在狐狸身上的時候,冷不防摘下鳴狐臉上的面具。

 

  少年反射性地想抬手遮起雙頰後退,卻被鶴丸搶了先機,一把摟在懷裡。

 

  薑還是老的辣。

 

  他沒來由地想起這句話,居然也就順勢地埋首在鶴丸的頸間。

 

 

 

  「嚇到了嗎?」

 

 

 

  或許是不想驚醒狐狸,鶴丸壓低了聲音詢問,語調間依舊是無盡的笑意,然而這個頻率的聲波卻像刀劍交會時的振動,恍惚間令人有些酥麻。

 

  必須把面具拿回來才行。

 

  必須快點推開這個懷抱。

 

  即使他深知,雙手搭在對方的肩膀,卻施不上力氣。要是誰經過此處,他們現在的模樣肯定會令人誤會成鳴狐主動跪在鶴丸身前求愛吧?

 

  彷彿試圖要消去他的緊張,如同撫摸狐狸那樣、鶴丸將手指沒入鳴狐的髮絲中,輕柔地為他按摩著腦勺。

 

  他的動作過分溫柔地讓鳴狐忍不住悶哼,瞇起眼像是隻小動物般蹭了蹭,溫熱的氣息混著鶴丸散落在頸窩的髮絲,弄得他自己有些心癢難耐。

 

  逗弄人家在先的鶴丸不禁摒住氣息,慎重思考起這就是常言的玩火上身吧?

 

 

 

 

 

創作者介紹

偷得浮生半日閒

音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