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後見到索瑪已經是很多年後的事情了。

相比早已抽高的自己,索瑪仍維持著她記憶中的模樣,並肩的時候,俯視角的新鮮感令她忍不住揚起嘴角。

--原來這個人在看著自己的時候,是像這樣的感覺嗎?

索瑪將折下的一節櫻枝擺在她父親簡樸的墳上,這個時節最為盛開的櫻花,摻著粉與白色,就像低垂眼睫的少女,靜靜地闔上眼。

「生命與幸福,是它的花語呢。」索瑪淡淡說著。沒有問過這些年來她過得如何,其他人又如何;或許他早就在黑色哥哥那裡探聽過了吧,也或許他並不在意這些細節。

也或許神明的眼睛,一直在看著他們。

「索瑪哥哥,覺得很幸福嗎?」

現在已經是人與神能攜手和平共處的世界了,曾經是阻絕一切希望與絕望的封印結界陣,如今也成了象徵性的、猶如紀念碑般的存在,而不是神的枷鎖。

「嗯。」

少年躊躇些許,才回答。

是嗎。

蘋果退開幾步,看著索瑪闔起雙手,聽說人類只要這麼做,心裡所想的話就能傳遞給遠方的天使,那是不同於艾力西烏的、既沒有爭鬥也沒有紛亂的國度。

好像叫做天國吧。

索瑪哥哥也有話要告訴坦基嗎?

 

「我該走了。」

「你還會再回來嗎?」

「或許不會了吧。」

「這樣啊。」

「妳長大了呢,蘋果。」

「唉,已經像博爾先生一樣了,再過不久就會像摩托老師那樣了啊。」

他的時間已經靜止在那段回憶裡面了。

神的壽命比人類還要漫長,所以這幾年的歲月,對他來說肯定像是小憩一下的短暫吧。

那麼有些東西是不會輕易就改變的吧。

 

 

索瑪哥哥一定不知道,櫻花也有「一生一世只愛你」的含意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絕 的頭像
音絕

偷得浮生半日閒

音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