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一名受到大破損害的空母ヲ級,即使放任不管,她也隨即會沉沒在這片海域之中吧。

因此,艦隊並沒有持續追擊下去,而是節省燃彈的消耗,繼續朝著深海棲姬的據點前進。

位於艦隊最末端的長門卻忽然掉頭而去。

「長門?長門,快點回來!」作為這次旗艦的矢矧察覺到隊形有異,然而長門並不理會她的呼喊,她只能打個手勢讓其他艦娘煞住。

長門毫不遲疑地來到ヲ級的身旁,右手一掐,輕鬆地提起ヲ級的整個身軀。

五指緊緊收著她的項頸,ヲ級只能發出支離破碎的呻吟。

「這麼近一看,深海棲姬跟我們也沒什麼差別啊。」

被賦予了人類的軀體,站在同一片海洋上呼吸,像這樣按住咽喉也無法抵抗,對死亡充滿了恐懼。

長門一一細數著彼此的相似,說道:「我們之間究竟有什麼不同呢?」

無論是在場的艦娘們,還是隔著無線電聽到這段對話、遠在鎮守府的其他人,都不禁打起寒顫。

長門在笑。

可那決不是什麼溫和可親的笑容,她笑得就像個玩膩洋娃娃後,便一把扯斷了人偶四肢的小女孩。

矢矧啟動了裝備在自己身上的15.2cm連裝砲,向著長門瞄準。

「長門,我現在命令妳立即歸隊!」

戰艦與輕巡洋艦的差異是鐵錚錚的事實,即使是隊友,真的打起來,矢矧也沒有把握能全身而退。

或許會死。

她想起了昨日被解體的陸奧。

解體究竟是什麼,連艦娘們也不清楚。有傳聞說,解體後的艦娘,只是結束了作為艦娘的使命,成為普通的女孩子繼續活在世上。

自然也有傳聞,那些被解體的艦娘,就成為可以再利用、但也能稱上是破銅爛鐵的零件,一齊被放置在倉庫的深處。

她們每個人所持有的儀裝都曾進行加強改修過,或許那些解體後的靈魂也在改修的過程中被附著在上面。

但這種像是靈異怪談的說法,大部分的艦娘都避之唯恐不及,她們寧可相信被解體的同伴們,以另一種姿態安然地活在這世上。

矢矧重新看向了長門,後者或許已注意到她的敵意,沒有多看一眼,便將手中的ヲ級甩落在海面上。

ヲ級的頸部發出詭異的聲響,頭一歪,身體已不受浮力的影響,緩緩地沉入海中。

「走吧。」長門說著,「不是還沒到據點嗎?」

她回過頭來,那詭譎的笑容已從臉上退去,眼神也清明許多,回到以往那個沉靜而不苟言笑的戰艦長門。

 

 

 

創作者介紹

偷得浮生半日閒

音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