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相比往年還要些許炎熱的十一月,因為一直延續到秋季的秋刀魚祭典,鎮守府內連日都飄散著烤魚的香氣。

  「那啥,不知火,姑且問妳一件事情。」陽炎扭開了彈珠汽水的瓶蓋後,隨手搭上身邊不知火的肩膀,如果有不知情的人看到這種場面,會以為是哪來的酒醉大叔在騷擾路邊的少女吧。

  「怎麼?」

  早已習慣自家命名艦向來的肢體接觸,不知火靜靜地將吃完烤魚的竹籤擲入專用的垃圾桶裡。

  「妳跟夕雲型的那個孩子在交往對吧?」

  「如果妳指的是對特定對象維持穩固的戀愛關係的話,是。」

  「我的天啊!妳們根本就不像是在交往的樣子!」

  玻璃瓶裡的彈珠隨著陽炎手臂的揮舞,在裡頭發出撞擊的聲響。

  「那什麼樣子才算是交往呢?」

  「嗯……妳問我怎麼樣……這個鎮守府裡能夠作為範例的……」

  「司令與磯風?」

  「不行不行!那種互動像是一條腿踏進棺材裡的老夫老妻模式不能參考!根本是反面教材!」

  陽炎誇張地擺擺手反駁了不知火,尾音一落,在她們身後就響起了另一個聲音:「雪風聽到了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陽炎的悲鳴出現的是、總是拿著望遠鏡的雪風,以及適時地接住了陽炎摔出去的彈珠汽水的初風。

  「沒問題,雪風不會說出去的!」

  「那真是幫了大忙……」

  「陽炎姊老是說那種閒話的話,會被磯風抓去試吃新調味的烤秋刀魚喔。」

  「啊哈哈……那個就……」

  「不知火可以去睡午覺了嗎?」

  「不可以!」深怕不知火就這樣一溜煙地跑走,陽炎立刻扣住她的肩膀,「今天妳不做個交代我是不會放過妳的!我說,妳這傢伙沒跟人家好好說過『喜歡』啦、『愛』啊之類的話對吧?」

  「有那個必要嗎。」

  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面對臉上「我很在意!」五個大字表露無遺的陽炎、多少還是有點八卦心態的初風,還有一臉根本在狀況外的雪風,不知火也毫不客氣地露出「給我滾」的厭煩表情,不過她那張臭臉對彼此知根知底的陽炎型而言,根本不具任何殺傷力。

  「當然有了!即使是這種陳腐老套的話語,不好好說出來的話對方是不會懂的!女孩子都是會因為日常生活中這點小小甜蜜的累積,而變得閃閃發光的唷!」

  振振有詞的陽炎顯然忘記了很重要的事情--她正說教的對象不知火也是位女孩子。

  「說出來也沒有用。」

  「妳怎麼老是這樣呢!只要說出來的話就會懂的。」

  「陽炎誤會了什麼吧,因為有了人類的身軀才會產生的錯覺。確實以世俗去定論,不知火跟那傢伙確實在交往,但在不知火心中的愛的形式,又真的跟那傢伙一樣嗎?」

  看著一樣的夜空,說了「星星很美」,得到了「就是說啊」的回應,像這樣以為彼此心意相通的瞬間,實際上映照在彼此眼中的夜空不會是同樣的景色。人類會像這樣互相交換著訊息,來確認彼此的連繫,但是追根究柢也只是自身美好幻想的誤解罷了。

  如果船艦沒有得到這樣的血肉之軀,又怎麼會去煩惱另一個人的體溫與氣味是否依舊。

  「不知火無意將這份無法以文字概括的情感展現出來啊。」

  「……那啥,說了好像很帥氣的話……」

  陽炎只吐槽了一半,身旁的初風就輕咳幾聲,指向了半掩著食堂大門,只見早霜整個人隱身在門後,只露出陰森森的半張臉朝著裡盯著。

  「看起來都聽見了呢。」

  「哎呀呀。」

  「……」

  「……不知火先走了。」

  說完,不知火便沉著臉快步地離開食堂,在大門完全地闔上前,還能看見早霜以微妙的距離靜靜跟著在她後面的身姿。

  「搞什麼嘛,結果完全不懂不知火到底在想什麼!」

  「雪風能夠理解唷!」

  「咦?」

  「真是的,陽炎姊太遲鈍了啦。」

  「咦咦?妳們都聽得懂?真的假的?我只知道下午的演習我一定會被她殺掉……」

 

 

 

創作者介紹

偷得浮生半日閒

音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