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提督的寢室前,得到從裡面回應的許可後,磯風便拉開門,看見自家提督跪坐在矮桌前,適才還在編寫作戰報告書的樣子。

接著她也很自動地在入房後拿了專屬的坐墊,到提督的旁邊坐下。

「抱歉,這種時候還把妳叫過來。」

「司令沒有做什麼需要致歉的事情,不如說你該道歉的對象不是我。」

明明其他艦娘都在舉行作戰結束的慶功酒宴,她們的主角卻總是獨自一人躲在寂靜的夜裡。

「每次都不赴大家的邀約,可是會被報復的喔。」

對此提督也只是一笑置之。

不過磯風並沒有看漏--他似乎有些緊張地磨蹭手裡拿著的,一枚像是勳章的物品。

「那就是所謂的『甲種勳章』嗎?」

「啊、嗯,就是這個。」

提督將被他搓得溫熱的勳章放到桌上,這是對進行最艱難作戰指揮的提督所發派的獎勵,可說是作為軍人最至高無上的榮耀。

就任一年多以來,提督也是頭一次得到這項物品。

「其實叫妳過來也是因為這個東西……」

提督有些躊躇地說著,確實調派軍力與物資的任務是交由鎮守府最高權力的自己來執行,但他並不認為這是他所能居功的榮譽。

只是都拼命地以這個為目標去攻略海域了,果然還是想趁這個機會--

「雖然這枚勳章是靠妳們出生入死才換來的,由我提出要求有點奇怪……」

提督沒把話說完,只是向前傾身,閉上眼將頭湊向磯風。

……這是、在索取獎勵的意思嗎?

她以為將這份榮耀獻給提督就足夠了,但眼前這個人或許是比想像中還要貪心的男人。磯風想起了,愛宕偶爾會笑說「提督意外是個愛撒嬌的孩子」的事情。

可是,對磯風有戰鬥方面以外的要求也……不,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不僅止於「提督與船艦」了。

於是磯風將手輕輕搭上提督的雙肩,將唇覆上去。

先感覺到的是,茶的香氣。她很清楚那是提督最近很喜歡的茶品,因為他每一次沖泡的時候都會親手替她斟上一杯,但是磯風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這股香氣是甜膩得多麼令人暈眩。

磯風的舉動令提督微微一頓,只是身為男人的本能很自然地驅使他伸手摟住對方的腰,讓她更加貼近自己;另一隻手從臉頰輕撫到耳根,捧著的她臉,由他主動加深這個吻。

最初有一瞬間,磯風像是突然被觸摸的小動物,微微地退縮,卻沒有更進一步的抵抗。

彼此交錯鼓譟著的心跳聲,還有彷彿要將人融化的、從手心傳來逐漸發燙的溫度。提督覺得自己多少能夠理解那些矯情造作的戀愛故事裡為什麼總是奢求「時間能夠停留在這一刻」了。

在依依不捨地拉開距離後,盪存在房內的,是兩人紊亂的呼吸,以及略為發顫的雙手。

「其實……」先打破沈默的是提督,他笑了笑,「我原本只是想討個摸頭的。」

「什--」

在腦袋消化這句話後,磯風的臉色頓時瞬息萬變,讓提督不禁在心中吶喊著「好可愛好可愛」,同時收緊雙手,深深擁抱住他懷裡的女人。

「但是這樣也不錯。」

「司令……這樣就好了嗎……」磯風嘟噥著,但對方在耳邊的低語與熱氣隱隱搔著她的耳根,到嘴邊的話又全部吞了回去。

現在只要回應這個擁抱就好了吧。

磯風輕輕一笑,又抬起一隻手摸摸他的後腦。手指順過那頭藏青色髮絲的同時,內心彷彿也被一股滿足感所填滿。

這次可是特別福利唷。

 

 

 

創作者介紹

偷得浮生半日閒

音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