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戰課中的片刻休息,為了讓阿萊諾能夠多待在自己身邊而不是跑去樹下擦刀、睡覺,黑彌可是特地準備了對方最喜歡的蛋糕。

 

只是當他拿出巧克力蛋糕與草莓蛋糕給阿萊諾二選一的時候,對方只是理直氣壯回了再簡單不過的一句話。

 

 

「我都要。」

 

「呃,阿萊諾老師,照您這種吃法會變得跟您餵養的那些鳥一樣喔?」

 

如果阿萊諾老師肥死的話,他給克裡恩種掉的那天也不遠了啊!

 

「才不會!我已經好幾天沒吃到甜食了!給我、給我……」

 

這恍若恐怖故事裡的殭屍模樣是怎麼回事!

 

 

說起那些肥鳥就讓阿萊諾感嘆,前陣子跟希利艾在中央廣場碰上一隻受傷的鳥兒,順手就帶去找伊迪亞幫忙治療(伊迪亞:老師,我不是獸醫。),再帶回家把那隻瘦巴巴乾扁扁的鳥養得白白胖胖的,結果克裡恩不曉得發什麼神經,處處針對那隻鳥,還把他的甜品全給沒收了!

 

害他差一點就烤了小鳥來洩恨!

 

默默聽阿萊諾的報怨,黑彌無奈想起前陣子白羽才跟他說過阿萊諾老對著家裡的鳥「小黑」來、「小彌」去,就因為那隻鳥金黃色的羽毛跟某人的頭髮很相似。

 

被沒收甜品的原因呼之欲出,全天下只有阿萊諾察覺不到。

 

 

「唔……不可以、不可以太寵他……」

 

黑彌揉揉自己緊皺的眉頭,喃喃自語。

 

雖然兩塊蛋糕都讓給阿萊諾也沒有問題,但是阿萊諾上個月、上上個月還有上上上個月,不是替伊迪亞上實戰課,就是帶著白羽去冒險去野餐去旅遊去散步甚至是在家裡睡懶覺!……一想到這裡黑彌可不會就這麼算了。

 

 

唉,裝可憐攻勢無效嗎……阿萊諾起身拍拍屁股,拿起愛刀。

 

「這樣吧,我們再來比試一回,如果我贏了就把兩塊蛋糕都讓給我,如果我輸了的話我只吃一塊就好。」

 

「怎麼算您都不吃虧啊。何況怎麼可能贏得過--」

 

「黑彌,看招!」

 

不等他說完,手中的刀便突刺過來,黑彌連忙抓起身邊的劍擋下這擊,雖然反應得快卻仍因為姿勢錯誤而顯得吃力,金屬碰撞產生的震波讓他雙手都麻了起來。

 

「卑鄙!」

 

「嘿,這也是戰術。」

 

尾音未落,阿萊諾便持續進行猛烈的攻勢,速度跟威力比起練習時都強上許多,但是黑彌很清楚,對方還沒動真格。

 

 

--這就是那個劍技無人能敵的男人嗎?

 

 

相較阿萊諾游刃有餘的態度,黑彌相較之下就顯得有些節節敗退。必須做點什麼才能扭轉局勢啊--雖然腦袋裡這麼想著,但是眼前那幾乎沒有空隙的攻擊,讓他無暇去思考太過複雜的戰術。

 

知道自己贏不了也好、想不出戰略也罷,至少他不能就這麼輸了。

 

他是要成為三界王的男人,怎麼能這麼輕易的就輸掉!

 

(克裡恩小箴言:想成為三界王起碼要是強得能匹配阿萊諾主人的男人。(笑))(?)

 

 

在阿萊諾下一擊劈來的時候,黑彌手一攤就將唯一的武器給丟了出去,嘴角還揚起了微笑。不是棄械投降、更不像是要空手接下眼前攻擊。

 

 

--這臭小子在幹什麼!

 

 

黑彌意料之外的舉動讓阿萊諾著實嚇了一跳,刀鋒朝著黑彌,要改變攻擊的軌道也來不及了--阿萊諾心一橫,索性將刀也給丟出去,突然改變移動的重心讓他踉蹌地向前連跌好幾步。

 

刀插在了草皮上,濺起塵土。

 

在阿萊諾跌向自己的時候,黑彌揪起對方的領口,順勢將唇迎上去。

 

前者表示錯愕而瞪大雙眼,後者則是享受彼此交錯混合的吐息。

 

鬆開抓著對方領子的手,黑彌露出狡黠的笑容,一瞬間阿萊諾還以為在他身上看見了狐貍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

 

「阿萊諾老師,我可不做虧本生意的。」黑彌一邊說著,有些意猶未盡地舔了雙唇。「不過用兩塊蛋糕來換一吻,倒是挺值得的。」

 

「你--!」

 

阿萊諾紅著臉賞他一記暴栗,就搶走兩塊蛋糕悶悶地縮回樹蔭底下享用。黑彌湊過去想欣賞他吃蛋糕的模樣,反而被一腳踹回來。

 

嘛,反正他已經回本了。

 

輕笑兩聲,黑彌又縮回阿萊諾的旁邊,這次沒有被踹開,他也就得寸進尺地順勢將頭倚上對方的肩膀。

 

那是在實戰課片刻休息的幸福時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絕 的頭像
音絕

偷得浮生半日閒

音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