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火,推開車門,纖細的長腿從車內跨出,然後俐落地關上車門。

 

殷堅嘆氣,看了眼這幢座落在近郊的洋房,或許是因為好些年沒有人居住的緣故,雜草叢生,顯得格外陰森。

 

想起何弼學不久前求救的電話,殷堅就覺得認識他、甚至是喜歡上那個無可救藥的笨蛋,才是他這一生做過最超乎常人的事情!

 

前天的情人節,他堂堂一個殷大天師可是策劃許久,送鮮花他嫌俗氣、送甜食他又覺得太過黏膩,廚藝不及於他的餐廳也入不了殷堅大帥哥的眼,所以嘛,自己下廚不就好了?

 

想著要料理什麼樣的大餐,最好再來點酒助興,也少不了飯後甜點……那也是關上房門之後的事了,當然,以何弼學那色胚性格,要在客廳解決也不是問題。

 

殷堅自認設想周到,完美無缺,惟獨漏算一點──他家何弼學根本是與羅曼蒂克完全沾不上邊的男人!

 

他家的何大製作,月曆上大概沒有情人節這個節日,壓根兒忘了這回事,從十三日就在公司紮營弄節目企劃案,連連兩日沒有回家。企劃案一弄完又跑外景,雖然何弼學有回家一趟,卻又偏偏碰上殷堅工作出門。

 

情人節被放鴿子忍了一肚子氣的殷堅好不容易接到愛人的電話,內容卻十分簡短。

 

(堅哥!有鬼!救命啊!)

 

他差點徒手捏爆手機。

 

綜合以上因素,這就是為什麼他一個好男人,要在沒伴相隨的情況下來鬧鬼洋房「兜風」的緣故。

 

殷堅一手把玩著最新來電顯示還閃著某人名字的手機,一邊邁開步伐走到大門前。隔著這扇門就能聽見何弼學和他那班不要命的人馬足以震破耳膜的慘叫聲,他笑了笑,看著纏繞在門把上的細細黑煙,不過是未成氣候的怨念,也難怪何弼學還能夠打電話出來搬救兵。

 

收起手機,殷堅帶著私人怨念一腳踹開大門,正好嚇著了離門口最近的何弼學。

 

「堅、堅哥!你進來了?」

 

何弼學看清走進來是他家帥氣的殷天師之後立馬連滾帶爬地跑到他身邊,臉上寫著有一堆的疑惑卻在脫出口之前被殷堅揪著領子,就來個火辣辣的吻,還被報復性地咬了下唇。

 

「何同學,晚點再跟你算帳!」

 

洋房大門應聲關閉。殷堅冷笑,快速地環視四周,除了那群製作小組躲在四處瑟瑟發抖,還有因為靈異現象而上演飛天記的傢俱之外,也沒什麼特別的。

 

在眾人彷彿看見救世主下凡拯救世人的崇拜目光中,殷堅簡單地繞了洋房內部一圈,才悠悠開口。

 

「何同學,你該不會把你們家的人有情人的沒情人的,全都從十四日之前就抓著他們搞這個鳥企劃弄到今天吧……」

 

「堅哥你怎麼知道?」

 

何弼學帶著死大學生的傻笑湊到他身旁,立馬被賞了一個暴栗。

 

「簡單,整個小組人馬過不了情人節的怨念吸引了這些地縛靈,你們才會被困在這裡出不去!」

 

天師大人笑得活像看見了什麼世紀笑話,從來沒聽說有人撞鬼這樣撞的!真不愧是何弼學!

 

「每個人都撥個電話,有情人的打給情人,沒情人的打給親朋好友還是你家隔壁老王的狗,自然就能走出去了。」

 

「……這麼簡單?」

 

眾人啞然無言,剛剛還打不開的大門被殷堅輕鬆踹開已經夠震驚了,再聽聽殷大天師的良方妙計,那剛才被靈異現象困在鬼屋之內,跟飛天傢俱玩百米賽跑的他們不是顯得很蠢嗎!

 

刷地好幾道怨念的視線集中在罪魁禍首何弼學身上,殷堅也適當地補了句。

 

「請我來是很貴的。」

 

「堅哥!別這樣,我們都什麼交情了──」

 

「該回家算帳的交情。」沒好氣瞪了工作狂一眼,明明知道他對小動物最沒輒,就用這個方式跟他撒嬌。

 

殷堅給小姑姑撥個電話來收拾殘存的鬼魂後,就拉著人就往大門走去,「方法也說了,你們自己解決啊!」

 

「等、堅哥,我節目還沒拍完!」

 

「先擔心你自己吧。」

 

惹天惹地就是不要惹一個小心眼的天師,眾人心裡默默想著,目送被拖走的何弼學離去。

 

 

 

被丟到副駕駛座,殷堅踩著油門下意識加快了車速,多少是因為想到前天被放鴿子,心裡不是滋味。

 

可是,無奈他家的何弼學真的很不會看氣氛,肚子突然就咕嚕咕嚕發出慘叫,讓殷堅不得不停下車子,好讓自己能夠瞪著這個大笨蛋。

 

「嘿嘿,抱歉,人身在鬼屋,連個泡麵都弄不出來……」

 

「哦,餓了?」

 

殷堅俊眉一挑,拉著人就來一記熱吻。兩天多的忍耐就在此時爆發,把人牢牢壓在身下跟座椅之間,兩人的舌頭追逐彼此,何弼學的T恤都被撩起大半,殷堅的手有意無意地滑過他的褲檔,已經有了些微反應,殷堅低聲笑罵聲「色胚」,然後……

 

何弼學就被推開了──對殷堅莫名其妙的舉動弄得滿臉疑惑,興頭正起啊堅哥!

 

「喂!殷堅,你不會想點了火就置之不理吧?」

 

只見殷堅滿嘴笑意敲了敲方向盤。

 

「綠燈了,白痴。」

 

「呃呃呃你──!」

 

氣到說不出完整句子的何弼學指著笑得沒良心的殷堅,可他總不能就在大馬路上壓著他繼續剛才的好事吧!

 

後來搞清楚殷堅到底在生氣他什麼事情的何弼學默默在心裡下決定,以後什麼重要節日他一定要在月曆上用粗紅筆做上一個又一個的記號啦!

 

 

 

 

 

---

 

「何、弼、學!你把每一個月的情人節都畫了好幾個圈也就算了,連清明節、中元節你也做一大堆記號是怎麼回事!想回陰曹地府慶祝嗎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絕 的頭像
音絕

偷得浮生半日閒

音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