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要作為影子就足夠了。

 

帝光籃球部的所有面孔赤司都記著。像是儲存於記憶體裡的資料不去刻意消除就會保留。

但也僅此而已。

黑子哲也的容貌在腦海裡卻格外清晰。

三軍的練習時輕輕掃過一眼卻因為隱約的違合感而再一次投注目光,在人群之中像是背景般融於空氣的黑子以笨拙的動作運球。

「也是有這樣的人呢。」赤司一邊想著聽見溜過來摸魚的紫原問了:「看什麼笑得真開心……」

「沒什麼。」

赤司收回視線的同時無意按向唇邊。

啊啊,真的揚著嘴角呢。

 

黑子的籃球打得並不好。

整體而言已經算是客氣的評論。更糟糕的是過於薄弱存在感總沒有隊友注意到他。

至少赤司是一直看著他的。那抹努力不懈的身影在幾經無力、挫敗之後越加痛苦的模樣……

光是想像就令人興奮不已。


想要破壞殆盡

 

然後青峰大輝介入了他的視線。

原本以為只有自己收進眼裡的寶物像是要被人搶走一樣,赤司難得感受到了焦躁。

「我對這傢伙有點興趣。」

必須將他鎖在離自己更近的地方才行。

於是赤司將黑子挖掘進一軍。

 

 

「今天的狀態也很不錯呢。」

「非常感謝。」

赤司將手中的寶礦力拋到黑子手中,「今天一起回去吧。」

「青峰君他……」

「今天一起回去,我和你。」

「……是。」


赤司的決策時常是出人意料卻極具正確性的,即使在練習的時候能全盤相信他,私底下還是摸不透這個人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異色的雙眼太過明亮,就像鏡子一樣折射出他人的模樣,而赤司本身的思緒卻隱於鏡後,無聲無息。

黑子瞄著赤司的身影,印象中兩人的住所是在相反的方向,一路上赤司也只是靜靜地跟著他的路線前進,不帶有任何疑問或指示。書包裡看了一半的文庫本散發著吸引力,但一想到會被赤司阻止行進間閱讀這件事情,他就放棄拿出書來的想法。

「好好看著路啊。」

「是。」

收回偷窺的視線,果然再微小的動作在赤司面前都赤裸裸地被攤開來。雖然想要更接近對方,無論是在籃球的實力上或是心靈的距離上,總是有一面不知道由誰建起的高牆無情冷漠地阻絕,無法攀越。

「聽說帝光祭的時候赤司君打敗了將棋部部長呢。」

「啊啊,那是當然的吧。」

「我並不是很懂將棋,總覺得很厲害,赤司君啊。」

「下次教你下吧。」

黑子停下腳步。

夕陽將兩人的影子拉得很長,但是街道的盡頭卻遠得看不見。

「我是帝光的影子,這也都是多虧赤司君的指導。」

「不對。」赤司笑著捉起黑子的手腕,掐緊的五指在那白皙的肌膚上留下緋紅的痕跡。「我不會是你的光。」

那雙漂亮的異色瞳帶著冷冽的目光直視自己,湊在嘴邊的雙唇不給予多餘的空間,就像是這人平時的壓迫一樣毫不帶有喘息的餘地,但在那同時卻也不願將距離縮為零的緊附。

嫣紅與金黃色的眸子都倒映出自己薄弱的身影,明明是如此接近彼此,卻看不出在對方眼裡自己究竟是維持平時的冷淡平靜,亦或是以可笑滑稽的姿態在恐懼著?

「確實在籃球上青峰君與我的相性最佳。雖然青峰君是我的光、但是,就算如此,就算不是赤司君,我也--」

未完的話語被堵在嘴角,無從宣洩。

赤司的手掌覆在黑子的唇上,阻滯任何的聲音。

我不想聽。

 


他從不袒露心裡的空缺。

即使愛意鼓譟著。






Posted by 音絕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夜影玥
  • 這篇好棒:)
    有時候我都抓不太好赤司的個性呢
    真是個複雜的人(?)
  • 因為出場次數太少了所以個性很難捉摸呢w尤其赤司都是一副未卜先知的樣子。
    登場那句「就算是父母也得死」讓不少人將赤司定位在暴君的位置,不過感覺不單是那樣的……吧?
    我也只能盡量不偏離原作的去想像他的個性。
    另外、最近在黑籃吧有一篇藉由PSP赤司登場過的對話中去推測他個性的帖子,不介意的話也可以看看,多少作為參考w

    音絕 replied in 2012/08/14 21:36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