歯痒い:著急、懊悔。






  喜歡赤司征十郎。

 

  恍若間變成一種習慣,喜歡他鮮紅得銳利的右眼,喜歡他顏色淡了點比較柔和的左眼,喜歡他抿著下唇思考的模樣,喜歡他要仰起頭才能與自己對視的高度。

 

  喜歡得無法忍受。

 

  明知道那只是與部員之前友情的互動,但只要一看到他跟其他人融洽地交談著,不論男女都讓他嫉妒不已。

 

  揮之不去的焦躁讓他失常了理智,在那一天無人的休息室近乎強迫地向赤司索吻,然後再被推開的瞬間,對自己衝動的懊悔讓他拔腿而逃,逃離一切,逃離由他而生的尷尬、逃離讓他無從掙脫的赤司征十郎。

 

  在那天之後赤司沒再向他開口過。

 

  明白錯全在自己的黃瀨也沒有臉懇求他的原諒。

 

  一星期間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瀰漫著微妙的火藥味,更多的是從黃瀨身上散發出刻意的疏遠感,多少能猜測出內情的黑子與綠間只是交換了眼神然後嘆口氣,畢竟這不是他們能夠介入的事情。

 

  儘管想要躲避赤司、黃瀨的目光仍是在不自覺間飄移到對方身上。

 

  結束練習後赤司將手中的寶礦力幾乎是用摔出去的方式丟到黃瀨手上,愣了一下、避開那雙眼睛的注視黃瀨將已經開罐過的水瓶扭開蓋子,灌入嘴裡的水有些許從嘴角溢出,沿著喉結滑下。

 

  瓶口才剛離開唇比自己還小了點的手就覆在他握著水瓶的手上,按著他的指頭連手帶著瓶子拉到自己嘴邊,赤司含住那曾被黃瀨觸碰過的瓶口。

 

  「還真是喝得一點也不剩。」

 

  赤司碎念著搶過黃瀨另手握著的瓶蓋將水瓶關上。

 

  「小赤司你……不是在生氣嗎?」

 

  「有個笨蛋莫名其妙跟自己冷戰一星期,當然在生氣。」

 

  「咦?可是應該是因為我那天--」

 

  「接吻?」赤司打斷黃瀨的話,顏色略淡了些的左眼斜睨著他,這麼近距離一看似乎除了怒火還有些許寂寞藏在裡頭。「那又怎樣?」

 



  「黃瀨涼太,我是那種會輕易讓討厭的傢伙奪走我的吻的人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絕 的頭像
音絕

偷得浮生半日閒

音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