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在那之前他孤身一人。

 



01.

  只有黑子一個人抱著籃球站在體育館的中心。

 

  青峰很久以前就開始翹掉練習、黃瀨的工作行程滿得沒有喘息空間、綠間因為漏了幸運物而傷到腳踝、赤司去參加遠在京都的親戚喪禮、紫原仗著隊長不在也翹了他本來就不感興趣的籃球。

 

  笨拙地運著籃球、射籃,一如預想中以滑稽可笑的軌跡落空。

 

  仔細想想現在的狀況也不過是認識青峰以前那樣,一個人獨自做著想做的事情,同學、老師,不管是哪個從他身邊走過的人都不會察覺到自己的存在。就這樣投身在一個人的世界裡,不去干擾旁人也不會被誰破壞自己畫下的界線,他也非是不群居就無法生存的人類。

 

  但是回過神來,腳下踩著界線早已模糊不清,身邊不知不覺出現了那麼多朋友,單純為了喜歡籃球的而大笑著,是啊,等回過神來,自己已經無法從那種奢侈的快樂中脫身。

 

  以前的自己到底是如何度過一個人的時光呢?

 



02.

  在那之後他又回到孤身一人。

 



03.

  說是要證明什麼,其實只是不甘寂寞吧。

 

  明明說著討厭籃球了啊卻還是會不自覺在籃球場邊停下腳步。

 

  所以在誠凜遇見火神的時候就像溺水時眼前僅見的浮木,他只能自私地強抓著對方不放。心底明白火神與那個人之間的差異卻總是想要在對方身上尋找著誰的影子──影子?

 

  與他曾經擁有的兩道光的差異,或許就是黑子感情流露的薄弱。雖然與其深交多少能感受到他內心豐厚的情感,卻總難在他臉上看見一顰一笑。

 

  反之於青峰大輝總是毫不保留展露喜怒哀樂。

 

  人類追逐太陽奪目的光輝,卻在伸手觸及的瞬間被那份灼熱所傷,帶著焦黑的傷口僅能在原地看著它遠去。

 

  但是他不甘心。

 

  他是多麼懷念那份光芒曾經的溫煦。

 

  光芒笨拙地用炙熱阻卻他人,在那同時也使得自己遍體鱗傷。

 

  明明在那中心呼喊著求救訊號。

 

  只是影子的自己究竟能為對方做些什麼?

 

  ──我只是想看到青峰君再次露出笑容。

 

  我只是眷戀你的笑容。

 

  我只是……

 



04.

  刺目的光芒幾乎融化了我。

 



05.

  雙頰傳來疼痛的感覺,睜開眼卻看見青峰大輝帶著一臉惡作劇得逞的笑容捏著自己的臉頰。

 

  青峰黝黑的肌膚在逆光看起來又深了一層顏色。

 

  「青峰君……?」

 

  「哲,你睡迷糊了嗎?真是的,明明是要抓我回去上課的傢伙卻跟著我睡著了。」

 

  頂樓上的風強得令人哆嗦。

 

  頭好痛,難以思考。

 

  青峰臉上的笑容懷念得令人想哭,但是有什麼不對勁──注意到在頸上久違的束縛感,低下頭不是今早出門前換上的誠凜制服,而是繫著紅黑相間的領帶,屬於桐皇高中的制服。

 

  與眼前的青峰是一模一樣的裝扮。

 

  如果這是一切的真實而自己選擇隨著光芒就讀桐皇高中,那麼在腦海中殘存著屬於誠凜的回憶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06.

  中午拿出母親替自己準備的便當總是會被青峰夾走一兩樣菜色,偶爾桃井會拿來自己親手烤的、應該是餅乾之類的焦黑固體,一起從走廊上設置的販賣機投了兩瓶寶礦力,約好今天放學後再去歸途中的便利商店買冰棒。

 

  過著就像是帝光那段美好的時光。

 

  身邊少了有些聒噪吵鬧的黃瀨、總是隱隱帶著炫耀心態介紹幸運物的綠間、會把零食屑屑吃得到處都是的紫原、在一旁隨時關注隊員狀態的赤司,取代而之是曾經在球場上與自己敵對的,桐皇籃球部的人,只不過除了與青峰同班的櫻井外,其他人看見青峰只是瞥了一眼便轉移視線,好像不曾認識青峰一樣。

 

  更別提不出聲就不會被察覺到的黑子自己。

 

  「哲君今天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沒事吧?」

 

  面對桃井的關心只能搖頭以對,連他自己也捉摸不出問題的核心。

 

  他已經忘記了最初的違和感、是什麼了。

 



07.

  即使青峰臉上的笑容回來了,卻不曾提及有關籃球的話題,放學後也未聽聞他想要去練習的意願。

 

  有些回憶在腦海裡褪了顏色,唯獨喜歡籃球這件事已經刻在他們每一寸的皮肉骨骸。

 

  「青峰君……放學後一起打籃球好嗎?」

 

  他看見在青峰臉上一瞬間凝結的驚愕,想著對方下一句會帶著多麼失望的神情拒絕自己得寸進尺的任性,就讓胸口隱隱絞痛。

 

  即使身份改變,也無法轉變青峰在籃球那超群而孤獨的實力嗎?

 

  「哲你會打籃球嗎?好厲害!下次也教我吧!」

 

  什麼?

 

  在意料之外的笑容刺痛著雙眼。

 

  有什麼環節出了偏差?

 

  那麼自己究竟又在渴求什麼呢?

 



08.

  「黑子?黑子!」

 

  猛地抬起頭,被枕得發麻的雙臂痛得黑子叫出聲音。

 

  惺忪的雙眼死命對焦著眼前的身影,那聲「青峰君」才滑到嘴邊就硬生生哽住,黑子用力眨著雙眼,帶著有點不可思議的語調開口。

 

  「火神君?」

 

  「你這傢伙怎麼了啊,看到有人睡到流淚還是第一次耶。」

 

  聞言黑子摸了自己的右臉,未乾的淚痕順著輪廓留下一條痕跡,下顎還掛著搖搖欲墜的淚珠。轉動有些僵硬的脖子他環繞四周,是記憶裡熟悉的誠凜高中的教室,同班同學幾乎離開只剩下屈指可數的人。

 

  夕陽西曬。

 

  「我……做了很可怕的夢。」

 

  「什麼?」

 

  「火神君,請幫我跟監督、隊長說一聲,今天沒辦法去練習了。」

 

  丟下話黑子胡亂收拾了書包便飛奔出去,完全不給火神疑問的機會。雖然心裡有些對不起特意在教室裡等他醒來的火神,但是再遲上一分一秒都可能會錯過。

 

  他就像個瘋子一樣趕到桐皇高中,雖然身上是穿著誠凜的校服卻因為本人太不起眼而沒有引起注意。

 

  略過傳來拍球聲的體育館黑子選擇直接上頂樓,再跑過幾棟大樓後終於讓他看見青峰枕著自己的外套躺在一隅睡覺。

 

  入秋後的風讓人打起哆唆,黑子卻因自己太過瘋狂的衝動汗水淋漓。

 

  「青、青峰君!」

 

  湊到嘴角還閃著口水的青峰身邊,黑子大力搖晃著對方,直到青峰睜開錯愕的雙眼直盯著他。

 

  「哲?你怎麼會在這裡!」

 

  「先別管這個了青峰君。你……你會射籃對吧?」

 

  「哈?那種東西隨便拋出去就會進了吧?」

 

  露出一副「你在說什麼傻話?」青峰回答這太過莫名其妙的問題,黑子卻低垂著頭沒有再回應。猛然想起對方並不喜歡自己在厭惡籃球時那種太過輕佻的態度,還沒想到該如何改口就看見落下的水珠在石磚上留下深淺不一的痕跡。

 

  「哲?喂,別哭啊!你到底怎麼了……」

 

  到底在渴求什麼呢?他自己還是不明白。

 

  但是現在自胸口滿溢的安心卻是真切確實的。

 



09.

  他從未想過能兩次獲得光芒照耀的自己有多麼幸運。

 

  只是,儘管籃球曾經帶給他與他悲傷與痛苦,神啊,也請別奪走他們共有的回憶。

 



10.

  我只是眷戀你的笑容。

 

  我只是……

 


  只是還深愛著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絕 的頭像
音絕

偷得浮生半日閒

音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