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睡眠不足的人來說,毫不歇止地喧嘩著的手機鈴聲,即使是再喜歡的歌曲也讓人感到煩躁厭惡。對青峰來說更是如此,在2012年的最後被桃井拉到附近的神社敲鐘祈福,而後又陪她去初次參拜。

 

一邊在寒冷的屋頂上發顫,一邊在心底咒罵著新年日出那混蛋怎麼還不出現,好不容易熬到第一道曙光出現之後,他才從青梅竹馬的手裡逃出來,回家睡他的大頭覺。

 

新的一年就連睡個好覺都沒辦法,嘖。

 

在鈴聲不知道響起第幾次之後青峰才從溫暖的被窩裡緩慢的爬出來,如果現在有旁人看著一定會大吼這簡直就像是三流恐怖片的殭屍一樣,才剛把手機拿起來,訊號就停止了。

 

「整我嗎?」

 

在問句之後的是門鈴聲。

 

「不會吧……」

 

樓下刺耳的門鈴聲簡直像是跟他家的門鈴有仇一樣,非得把它按到線路走火故障爆炸才甘願收手,青峰發出痛苦的叫聲才想起父母拋下自家兒子跑去新年新旅遊,也就是說整個屋子裡只剩他一個人能夠去應門。

 

反正一定是來推銷什麼的傢伙吧,我才不管呢。

 

這麼想著正準備再窩回被子裡,手機鈴聲再次與不斷咆哮的門鈴聲一同響起。

 

「媽的,到底是誰啊吵死了!」

 

按下通話的瞬間青峰朝著手機大吼著,另一頭沉默了半晌,才響起低沉冷淡的聲音。

 

「……大輝,你好的膽子,在家的話就來給我開門。」

 

──慘了。

 

一股寒意竄上青峰的背脊。

 

 

 

 

 

「與玲央他們……嘛,就是洛山的隊友,一起跨完年就趕過來了。」

 

赤司脫下外套說著,語氣中帶些疲倦,似乎在外頭待了很長的時間,剪得過短的赤髮根本無法遮掩凍得發紅的耳根。

 

「嘖,在京都很忙的話就不要跑過來啊。」

 

「昨晚沒辦法在一起倒數,至少新年的第一天想與你渡過啊。」

 

還是一如以往的直白啊。青峰丟下句「我去弄點吃的」便急忙走進廚房,只有這種時候特別慶幸自己曬得黝黑的膚色能夠遮掩自己雙頰的紅暈。

 

「可惡,冰箱裡什麼都沒有啊──我又不會做料理,也不能叫五月那女人來幫忙,還有什麼可以吃的啊?啊,味噌口味的泡麵……弄這種不營養的東西一定會被赤司囉嗦,算了,先弄好他就算不吃也得吃下去。」

 

打定主意後青峰就撕開兩人份的泡麵,放入調味包沖入熱水便一手一碗往客廳過去,卻看見坐在沙發上的赤司傾著身子,倚在扶手睡著了。

 

「真是的,這傢伙。」

 

輕輕將手上的泡麵放到桌上,青峰彎下腰湊近赤司,有多久沒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看著他的臉了呢?一手輕輕撫過他的鬢角,在雙唇要貼覆的瞬間,赤司擱置一旁的外套傳來輕輕的震動聲。

 

趁著當事者沒辦法反抗,青峰逕自拿出赤司的手機,打開一看全是黑子傳來的訊息。

 

「哲那傢伙也是,還沒放棄呢。」

 

輕笑著,從初中以來就是欣賞對方這一點,可惜就像自己的口頭禪一樣,能打敗他的只有他自己,能站在赤司身邊的──也只有青峰。

 

 

 

 

 

十分鐘後那支快要被它的主人瞪出一個洞的手機終於收到了回覆,黑子連忙打開收件匣,寄件者是赤司征十郎,而上面的訊息是……

 

笨蛋哲──:P

 

將訊息往下拉,還附上了一張照片,在不算寬大的螢幕上有著黝黑膚色的男人幾乎佔滿了畫面,在小小的空隙隱約能看見一抹赤紅色的身影,靜靜的像是在沉睡一樣。

 

羨慕與嫉妒混雜在一塊,收緊握著手機的力道,黑子輕喃著。

 

「新年快樂,青峰君最討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絕 的頭像
音絕

偷得浮生半日閒

音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